戴海蓉:佳人代表的“废物处理”宏愿

“我给自己的定位是内行 政职位上的技能 人员。”戴海蓉神情笃定地说,

“我只想着能好好的做点事情,做实做细。做完一件是一件。”

没有偶尔 的成功,不会有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戴海蓉今天所具有 的一切都离不开以往每一天的努力、每一非必须 害 时期的选择、以及锲而不舍的坚持

3月8日这一天,两会休会一下战书 。来自湖南的全国人大代表戴海蓉与几位政协委员摈弃休憩 时间,一同 奔赴北京郊区良乡医院看望 尘肺病人。“之前对这一群体不是很了解,所以就想趁着休憩 时间实地去看一看。”戴海蓉说,“尽量多逛逛 多看看吧,要学习的领域还很多。”

齐耳短发的戴海蓉干练中有一种书卷气,眼神中透着洁净 与猎奇 ,她的形象给人的第一印象更像一位大学老师而不是一位官员。实践 上,她是湖南石门县住建局副局长,同时兼任石门县党外常识 分子联谊会副会长,自上一年 被选为人大代表以来,她身上又多了一个标签,湖南石门县仅有 一位全国人大代表,并且 ,填补了石门县25年来全国人大代表的空白。

这位70后年青 的副局长,本年 也还不满四十岁。但却现已 取得 了比诸多同龄人更多的荣誉和光环。没有偶尔 的成功,不会有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这是在听完她的阅历 后的第一感受,她今天所具有 的一切都离不开以往每一天的努力、每一非必须 害 时期的选择、以及锲而不舍的坚持。认细心 真做好当下的每一件事情,这是戴海蓉常说的一句话,也是她一直结壮 前行的基石。

主动寻找学习的机遇

1995年,二十岁的戴海蓉大专毕业后步入工作岗位,关于选择城市规划这一专业,那时的她想得很朴素,“城市规划,分配工作应该是在城市里吧,不会去村庄 吧。”就这样与城市规划结缘。她成为石门县规划局的一个普通职工。“刚去的时分 ,局里没有电脑,后来,有了一台,但是 珍贵得像是宝物 ,假如 想用,还要向领导请示,通过 同意才行。”戴海蓉回忆着。当时她的同学有分到设计院的,也有去公司的,很多同学现已 可以 熟稔地在电脑上绘图了,而她还远离电脑停留在手工绘图上,出图质量和绘图功率 都不高,心里不免 会若有所失。

在规划局的日子 波澜不惊,但她也认细心 真做好交待给她的每一个事情,逐渐 成为事务 主干 。有一年,上级部门下发一个告诉 ,要单位派出一个人去参加培训学习电脑技能 ,当时局里把名额给了另外一个人,因为戴海蓉是主干 ,她走了,活儿就会没人干,可一个偶尔 的机遇 ,戴海蓉传闻 那个人不肯 意去。戴海蓉主动找到领导请求 ,想要去学习。领导一开始不容许 ,后来看她想去的情绪 那么火急 ,就松口了,还不忘说一句:“都上了一半的课了,你去看看膏火 能不能少交一半?”

两周的电脑培训,戴海蓉只赶上了第二周,膏火 也没少交。很少碰电脑的戴海蓉抓住这个可贵 的机遇 ,争分夺秒地学习。因为去的晚,很多没跟上,她就每节课后跟在老师后边 ,抓紧时间问不懂的当地 ,课程完毕 后,她又请求 多住了一天,继续找老师辅导,因为她知道,一旦回去工作,再也找不到老师答疑解惑了。戴海蓉的结壮 勤学给老师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以至于多年今后 再会 到她的同事老师还会问:“你们那里的戴海蓉现在做的怎么 ,当年,她可真是勤奋啊!”

回去后仍然 没有电脑,攒了几年钱的戴海蓉咬咬牙,自己买了一台用于学习。她告诉 自己,一定不能忘掉 电脑制图。下班回来没事就趴在电脑上探究 ,寻找电脑制图的感觉。但是 因为没有绘图仪,也无法出图,一直 只能停留在操练 上,而不能实践 应用。

1999年,组织上方案 选拔 戴海蓉下乡任职,当时单位正准备置办 电脑,改善 制图水平。她第一反响 是曾经 学习的电脑制图技能 可以有用武之地了。于是,她主动摈弃了行政之路,走上了一条更为困难 的技能 之路。她废寝忘食地研究 电脑技能 ,日夜攻关,几经周折,终于完成了第一张电脑制图。从此,单位完全 丢掉了图板。

人们常说,越是艰苦 的路途 ,往往风光 更诱人 。2000年前后,也是戴海蓉最为繁忙的时分 ,这一年,她生了女儿,做了母亲,2002年,在单位人员紧缩 的状况 下,她一面承当 很多 的设计任务 ,一面照顾孩子,同时,她还完成了南京大学国土 管理和城市规划专业的本科函授学习,并取得了中级职称。她的心里 中,总是涌动着一股自我学习自我提高的驱动力。

2003年,戴海蓉又开始报考注册规划师,“这是规划领域的‘国考’。我一边承当 深重 的设计任务 ,一边照顾家里咿呀学语的女儿,为了挤时间,我时刻把书背到包里,使用 吃饭、午休、工作间隙学习。凭着山里人不服输的韧劲,一举通过了注册规划师考试。取得执业资历 证。”一次性通过考试,给了戴海蓉很大的自信心 。在单位里,她是第一个取得注册规划师资历 的人。不过,戴海蓉仍旧 没有摈弃主动学习,“我把下一个方针 放在考取建筑师上。规划界有句名言:一名好的规划师,首要 是一名好的建筑师。有老专家对我说,你要把规划学好,还得重读一个建筑学本科。去读书?在这样上有老,下有小,年岁 也不饶人的状况 下,可能性有多大呢?”在很多人觉得不可能的状况 下,戴海蓉却找到了一个在常人看起来似乎不可行的方法:自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