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香美 带出了肾科的“黄埔军校”

陈香美 带出了肾科的“黄埔军校”

  文/本刊记者 王海珍

  陈香美的日子 节奏恰似 一曲贝多芬的交响乐,除却过渡部分偶尔 的舒缓,其余时间皆在高亢、激越地行进。人生苦短几十年,她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发挥最大的生命能量,造福更多的人,就是这样一个朴素的人生观,促她一刻不停地努力,去攀科学高峰。

  关于陈香美,百度百科上简介如下: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解放军肾脏病研讨 所所长、解放军总医院肾病专科医院院长、肾脏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国家重点专科学术带头人……曾获“全国首届中青年医学科技之星”、解放军四总部“出色 专业技能 人才奖”、解放军总后勤部“科技金星”,首批入选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第一、二层次。荣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2次……

  一系列的头衔、荣誉,见证着陈香美一路不普通 的努力。


  八小时内出不了科学家

  熟悉陈香美的人都知道,陈香美有一句常说的话:“八小时内出不了科学家。”可以了解 为,科研成就这枚甜美 的圣果,绝不可能是一朝一夕所能摘得,它需要持久 的耐力与恒久的坚持。在陈香美这里,它还有另外一种诠释——仅仅靠工作时间的八小时,是成就不了科学家的——陈香美自己 的作息时间则是每天用两个八小时,乃至 更多的时间埋首工作——她每天的休憩 时间不超过五小时,其余的时间,她悉数 交给工作。

  在陈香美领导的肾科,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则 :科室的每名工作人员,晚上都会自觉地加班,看文献、查资料 ,节假期 也不破例 。有人说,陈香美太苛刻,但是 ,肾科的年青 人喜欢这样的“苛刻”,在他们看来,这是锻炼:“没有压力哪有成功,没有支付 哪有收获”?

  收获在艰苦 的支付 之后:这个早年 编制只有12张床位的小科,在陈香美的带领下,逐渐建设成为集临床、实验室、血液净化医治 于一体的全军 肾脏病中心,教育部国家重点学科。实验室从只能做简略 尿常规查看 ,建设成为全军 重点实验室,并成为重中之重。通过 他们顽强不懈的努力,1993年肾科以独立学科顺畅 通过硕士学位授权学科,1998年景 为博士授权点,1999年景 功申报为博士后流动站。2001年,在参加国家重点实验室评审中,由国家科技部组织的来自全国的11位专家,深深为总医院肾科取得的成果 而震动 ,高度赞扬说:你们的技能 水平是国内一流的,抢先 的,已具有参加 世界竞争的实力。终于,通过 不懈的斗争 ,陈香美带领全体肾科人在2011年完成 了积聚已久的梦想,肾脏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申报成功,解放军总医院肾病科从此又迈入了新的征程!

  同时,陈香美领导的肾科同样成 为培育 医科人才的“黄埔军校”:20年来,肾科先后培育 博士63名,硕士64名,博士后8名;获评总后科技金星1名、总后科技新星3名、北京市科技新星2名,2人获中国青年科技奖、1人获戎行 立异 人才工程学科拔尖人才培育 对象。并为全国肾脏病领域培育 了一批优秀学科带头人。

  为了在肾病研讨 取得科研进展,陈香美不只 把工作外的休憩 时间让位于科学研讨 ,同时,她自己的日子 空间也悉数 被工作填满。女儿早年 在一次作文中,厚意 地写下:我的梦想是,妈妈能带我去一次公园。相较于其他孩子的梦想,这个“梦想”太过容易,简略 ,却因为 妈妈是陈香美而变得遥不可及。简略 朴素的话语让老师看了也不由得 泪水涟涟。而关于女儿出生前后的阅历 ,女儿也是在慢慢长大后听别人 说的,这些故事乍一听像故事,但是 却实真实 在发生在陈香美身上。

  因为 投身工作,时间太紧张,陈香美直到四十岁,才抉择 要孩子。四十岁,是高龄产妇,在妇检门诊,该算做高危人群的。陈香美却把怀孕的音讯 隐瞒着,在肾科忙忙碌碌工作的她,风风火火的她,整天穿戴 白大褂的她,在众多医师 护士面前,竟然成功隐瞒了九个月——没有人发现她的异常 ——她太忙了,节奏太快了——直到临产前15天才意外被护士长和协理员得知。产前十天,有一个学术会议在四川召开,陈香美带着行将 出世的女儿,坐飞机,汽车,一路劳顿,开完会议后又直奔实验室。有人疼爱 她,有人忧虑 她,她笑笑说,没什么事啊!我的孩子健壮 着呢!——等到女儿出生后,女儿发现,妈妈再也没有带她一同 出去过。产前三个小时,她还在实验室忙碌着,当出产 的阵痛一阵一阵地袭击她时,她从实验室直接到产房,承受 剖腹产。家人,亲朋 ,同事,都认为 这下陈香美能好好休憩 了,却不知,在产后第七天,得知科里正在抢救一名肾功用 衰竭的患者,她冒雨赶到病房,硬是把这名被其它医院认为无法挽救的患者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拼命三郎”,这是同事给她的称谓。她确实 是拼命三郎,她似乎在和时间赛跑,她似乎每天都能听到时钟滴滴答答流淌的声音,她舍不得停下一丁点脚步,去享用 日子 。即便是最平常 的日子 之乐,间隔 她亦是悠远 ——天不亮,家人还在酣睡,她现已 在实验室了,深夜,女儿现已 熟睡,她才回家——妈妈不出差,却也总是见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