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90后小伙坚持8年日常穿汉服 4年前开始蓄发,如今已长发及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 说起汉服,不少人会想到星女郎“徐娇”,也有不少人想到了同袍集会 时,裙摆飘飞的浪漫。在西安,1994年出生的24岁小伙金少白,8年来坚持日常穿汉服上学、上班。为了让自己穿汉服更雅观,4年前他开始蓄发,如今现已 长发及腰。

     日常穿汉服出行   不介意 别人 目光

      西安地铁二号线是金少白上下班常常 搭乘的交通东西 之一,他总是一身白色的汉服和黑色裘衣,常常手提装着笛子的长袋子。即便是地铁上有座位,他也简直 不坐,只是寻找一个适合 的方位 ,安静地站在车厢里。一身与众不同的装束,总会吸引同车人的目光,有猎奇 、有敬慕 ,也有诧异和不解。

金少白走在人群中,回头率很高   记者  陈飞波

金少白走在人群中,回头率很高   记者 陈飞波


      “我知道有人在看,没关系。穿出来,给更多人看,让人们知道 汉服,也是我的初衷之一。”金少白说:“我觉得就应该全天穿戴 ,而不是有活动时才穿,平时高高挂起。”

      他老家在咸阳,2017年从西安工程大学毕业后,在西安一家新媒体做修正 。不过最近他辞去职务 了,又从事起乐器培训教学、策划,在文化活动沙龙上分享所学的礼仪常识 。早在上大学时,金少白所有的膏火 、日子 费底子 都靠自己赚取。别人 卖衣服、化妆品,或给中学生带家教,而他的兼职大多与科普传统礼仪文化有关,他也很情愿 与别人 分享。

      金少白与汉服结缘,其实不 是一时兴起的标新立异。从小就特别喜欢古诗词的他,参加过不少诗歌朗读 节目,高一的时分 ,一次因为要在校园 扮演 ,他在网上找到了和汉服相关的服饰,从此便爱上了传统汉服文化。

      喜欢更多传统文化   最幸福有家人友人撑持

      爱上汉服并抉择 日常穿戴 它,金少白也阅历 过不少应战 。大一时家人不太撑持他的主见 ,第一次穿汉服回家,爷爷奶奶问了好几回 ,他们认为 是戏曲的扮演 服装。还好爸爸妈妈 比较开明,即便大二起他开始留起了长发,并使用 课外时间,接一些与介绍传统文化相关的表演 活动,爸爸妈妈 也并未明确对立 ,只是叮咛 他:“男儿要自立,喜好 要能养活自己。”

他的衣柜里有30多套汉服    记者  陈飞波   摄

他的衣柜里有30多套汉服    记者 陈飞波 摄


      如今,金少白从事的中国古典乐器培训教学、传统文化活动沙龙,更加与自己的喜好 相符合 ,让他对这份工作有了更多的热。今天上午,三秦都市报记者来到金少白的租住房,打开衣柜,只见里边挂满30多套各种样式 各个季节的汉服。在另外一 间屋里,则摆着很多的竹笛。忧虑 空气太干燥竹笛开裂,金少白还特意摆上一台加温器,24小时开着,使室内坚持 恒定的湿度。

      在他的家里,除了笛子,还有埙、洞箫等乐器。为了有更多时间来操练 这些乐器,金少白坚持每天早上 ,从7点半开始,每天上午整整操练 4个小时。对古诗词的一起喜好 ,也让他收获了爱情,在一次文化沙龙上,他知道 了现在的女朋友,两人常常 在一同 参议 交流。

      服饰承载着文化   可以体现人的精力 涵养

      眼下,汉服热在西安等一些城市已成为一种文化现象,每到节假期 ,一些喜好 者乃至 不远千里来到的古城一些地标性建筑或走在大街上秀一把。对此人们褒贬不一,有人认为是对传统文化的继承宏扬 ,也有人认为,他们这样做有点做秀 炒作。针对这一现象,今天记者采访了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社会抢手 专家王晓勇博士。

他现在主要从事传统文化和乐器培训   记者  陈飞波   摄

金少白现在主要从事传统文化和乐器培训工作   记者 陈飞波 摄


      王晓勇表明 :“男人 8年穿汉服,这在曾经 可能会觉得很怪异,但在今地舆 化多元的时代,反而有一些积极意义。首要 ,汉服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作为载体,一定程度上可以展示中国的传统文化;其次,汉服不只 是一种服装,它也体现了中国古代的礼仪原则 ,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人的精力 涵养 ;第三,汉服喜好 者以这样的形式,可以 影响到别人 ,具有一定的文化传达 意义。所以,汉服承载着文化,日常穿戴 汉服不该 该被视作奇装异服,反而有利于我们可以 更好地继承传统文化。”

                              本报记者 李佳